第一章 苦涩记忆(1 / 1)

第二节生死离别家门就在眼前,脚迈进去的一刹那,孟柳宇愣住了,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,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,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母亲,憔悴瘦弱的肤色,满头已近是白发,男孩的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,大姐孟柳然在一边扯了一下孟柳宇的衣袖,男孩看了看大姐忍住了,大姐孟柳然轻声说道:弟,小点声,不要把咱妈吵醒了,她刚才说梦话还念叨你来着,她老人家天天想夜夜盼的儿子回来看她了,男孩听到这里,扑通的一声跪倒在地上,慢慢的移到母亲的床头,看着在沉睡的母亲,小心翼翼的为母亲盖好被子。

一旁的大姐孟柳然见此情景弯下腰双手扶起跪在地上的弟弟,将弟弟拉到门口,孟柳宇见大姐孟柳然头发凌乱,嘴唇面无陈色,眼睛无光无神,看上去是很多天没有休息好了,大姐孟柳然用渴望的眼神看着站在面前的弟弟,憋了许久的大姐,突然抱住了弟弟失声痛哭起来,微弱颤抖肩膀抽泣着:弟,没有想到……,真没有想到,妈会得这种病,好端端的一个人说倒下就倒下拉,大年三十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是咱妈强忍着疼痛给你打的电话,因为妈特别想你,打完电话以后,她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偷偷的哭,直到咱妈躺在病床的时候,还不让我把事情告诉你,咱妈最想的孩子是你,我不想她老人家临走的时候,连你的最后一面都看不到……。

弟,要照顾好咱妈,在有限的时间里好好陪陪她老人家,不要我们这辈子留有遗憾。

孟柳宇的眼泪在也止不住了,姐俩抱在一起哭了好久,把积压在心里所有不痛快都释放了出来。

卧室里传来了母亲喊人的声音,孟柳宇与大姐孟柳然擦去脸上的眼泪回到屋里,大姐孟柳然问道:妈,怎么了?

是不是想上厕所了?等一下我这就去给您拿大便器,大姐说完站起身来要向外走去,孟柳宇一把拉住了姐姐的手说道:大姐还是我去吧!

说着男孩走了出去,一会的功夫孟柳宇就从门口拿回来了大便器,姐弟二人扶起了躺在病床上的母亲,精神恍惚的母亲看着眼前的一切,不敢相信身边的男孩是自己的儿子,每天夜里牵挂的或者是梦到的儿子,竟然回来看自己,可现在的母亲说话已经含糊不清了,着急的从眼角流下眼泪,孟柳宇看到这里,起身打来一盆水,洗了洗毛巾,为母亲擦脸擦手洗脚的时候,想起了男孩小的时候母亲为自己擦脸擦手洗脚的情景,欣慰的露出了笑容,其实在孟柳宇的心里是这样想的,虽然母亲现在说不出话来,只好在这有限的时间里能陪在母亲的身边,就算付出再多的辛苦也是值得的,母亲把所有的爱都给了这个家。

天不知不觉黑了,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呼吸声,男孩握着母亲的手,因为这样睡觉心里感觉特别的踏实。

时间在争分夺秒,只希望每天能多陪陪母亲,明天的事谁会知道,这个男孩只有面带微笑。

在阳光里看着妈妈慈祥的面容对自己笑,看得见摸不着,渐渐地消失在夜幕之中,孟柳宇醒来坐在床上发现这是一场梦,看着母亲还是依然安祥的躺在那里,脸上的气色比前几天好多了,男孩长出一口气,心情比以前轻松了许多,想到这里穿上衣服来到厨房和姐姐一同忙活起来,看着姐姐眼角含着泪珠,男孩便问道:大姐怎么了,我今天看咱妈的气色挺好的,应该是个好事吧!

说到这里,男孩看着大姐孟柳然凝重的表情皱着眉头感觉有些疑惑不解,还没等男孩问是怎么回事,大姐孟柳然眼泪伴随着悲伤的抽泣声一起来了,听医生说这种现象叫回光返照,是临终前几天的表现,这说明咱妈快要走了,在她老人家临走前咱们多陪陪她吧!

大姐孟柳然回道。男孩听后闭上双眼想着段斩的时间,脑海里一片空白,此时的孟柳然和孟柳宇站在原地。

黄昏时分,夜幕降临,街市寂静,傍晚灯明,母亲拉着两个孩子的手,看着在自己眼前的孟柳然和孟柳宇,也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,这是生离死别的时刻,她真的舍不得离开这三个孩子,眼角开始变得湿润了,但是坚强的母亲依然带着笑容说道:孩子,等我走了以后,要听你爸的话,老大你要照顾好妹妹和弟弟,微弱的声音渐渐变得模糊不清,慢慢的合上了眼睛。

悲伤欲绝的孟柳然失声痛哭,哭声划破了房间里的宁静,孟柳宇紧紧抓住母亲的手,扑通的一声跪在母亲床前,也忍不住哭了起来,母亲的辞世,让孟柳宇变得开始沉默寡言,也不和家人同学说话,从此他就像变了一个人。

程亮是孟柳宇的同学,也是一起从小长大的发小,不忍心看到他萎靡不振的样子,想到这里,该去找孟柳宇谈谈心,于是走了十几分钟,便来到了孟柳宇的家,看到他的时候,已经失去了以往的笑容,心情低落面无表情,他一直在院子里走着,程亮道:孟大哥你每天都是这样过的吗?

不要一蹶不振了,再看看你的父亲悲伤的整天借酒消愁,而你还在意味着逃避生活,害怕面对吗?

大婶她已经过世了,面对现实好不好?我想大婶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,更何况大叔的已是花甲之年,将来这个家全要靠你了,称号的话说到这里,泪水瞬间从孟柳宇的眼睛喷涌而出,转身拼命地向不远处的树林跑去,男孩拼命地跑着。

程亮看到这里,嘴角不由自主露出了笑容,似乎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,这时可急坏了一旁的刘建军,嚷嚷道:嘿!

我说程大个子,怎么不去追他啊!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!你还站在那里笑。

程浩回答道:我们要相信孟大哥能够走出这困境,摆脱束缚的枷锁,这也是他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。

在人生之中最大的对手是自己,最难战胜的也是自己,还是让我们静静的期待吧!

时候不早啦!我们两个该回家吃饭了。